第50章(1 / 2)

推荐阅读:

沈逢南很忙,周一要去海南拍摄,他赶着周日晚上来见梁研。

两人一道去吃夜宵,就在附近的排档,选了一些海鲜。

沈逢南要了一瓶啤酒。

梁研说:“你嗓子能喝吗,我听着好像不怎么好。”

沈逢南说:“没事,昨晚睡得晚了点。”

他倒了一杯,梁研把纸杯递过去,“我也喝。”

沈逢南抬眼,“能喝?”

“当然。”

沈逢南给她倒了一杯。

香喷喷的扇贝送过来,两人各吃了几个。

沈逢南喝完一杯啤酒,又倒满,梁研端起杯子,跟他碰了一下,“工作顺利。”

她一下喝了小半杯。

沈逢南蹙眉:“慢点。”

梁研又一口把剩下的喝完,杯底亮给他看,露出一点得意的笑,“啤酒而已。”

沈逢南眉头松下来,淡笑着,“喝醉了,我不送你回去。”

“那带我去哪?”

她挑衅的神情让沈逢南心里一痒。

看她几秒,他眼眸垂下,低着声:“把你塞兜里,带到海南去。”

没听到回应,他抬眼,看见她笑得两眼弯弯。

分别前,沈逢南摸了把钥匙给梁研。

“上次忘了带给你。”

梁研看了看,问:“我随时都能去?”

“嗯。”

“懂了。”梁研毫不客气地揣进口袋。

周一上午,沈逢南没去成海南。

要出发时,在小区门口碰到秦薇。

他们在门口的咖啡馆坐了一会,秦薇讲完事情,把报纸递给他。

两篇报道都不长,但标题明显,照片更扎眼。

“我没想到那是梁研。她那时还很小,我没多注意。我记得她母亲抱着她拍完照,你才刚走,她就躲回房间了。”

秦薇看着沈逢南的表情,顿了顿,没再说下去。这并不好接受,她理解。

秦薇给了一点时间让他看完。

沈逢南看得很慢,逐行逐字,两篇都看完,又翻回来,盯着那张照片。

他久久不说话,也没抬头,秦薇看到他的手微微颤抖。

她更加难受。

“我没想到后面的事,带我的那个记者明确说照片会做处理,但最后登出来却是这样,那几天事情发酵得很严重,我后来再去找沈玉,发现她们没再住那个房子,没几天就有了跳楼的消息。”

她语气低下来,“这事我有责任,那段时间我一直很内疚。事情前后没有多久,梁家很快就压下了,你回来时已经都过去了。我怕你也会有负担,没跟你提。”

秦薇讲完话,这块地方就静了。

她不知道沈逢南把那点铅字看了几遍。

她心里闷,就想抽烟。

这次她没顾忌,就在他面前摸出一根烟点上了。

不知道过了多久,当手里的烟只剩小半截,她听到了沈逢南的声音。

“……你怎么知道的。”

他问得不清楚,但秦薇明白。她视线转回来,在沈逢南脸上停了两秒,又落下去。

不想去看他的眼睛。

她低头说:“是程茜发现的。我觉得还是你来告诉梁研比较好。我不知道程茜会做什么,但如果添油加醋,肯定会造成误会。这事本来就没你的错,有必要的话,我也可以去和梁研解释,或者,我现在也可以跟你去见她……”

她还说了什么,沈逢南没有再听。

他的视线回到那张照片上——

长头发的女人坐在旧沙发一角,小女孩靠在她怀里,短短的马尾辫散了,半边脸躲在女人肩窝。

她有没有在哭?

他记不起来。

那只是很平常的一天,他赶时间,很匆忙,没关注,也没用心。

一切早在记忆里模糊不清。

周二,南安下了一场雨,回暖的天又变成冷飕飕。

这是三月的最后一天。

傍晚时,雨停了。

梁研将电动车停到楼下,把脚踏上的纸盒抱下来。进了电梯,她从背包里摸出沈逢南上次给的钥匙。

到楼上,开了门,她脱掉雨披丢在门口,换好鞋,抱着盒子往里走。

阳台帘子拉得严实,屋里没漏进光,很暗。

梁研本要进厨房,却闻到一些烟味儿。她往沙发那边走了几步,仔细一看就愣住了,怀里的盒子差点儿掉下来。

他什么时候回来了?

梁研站了两秒,回过神。她把盒子放下,走到沙发边。

沈逢南睡着了,只穿着薄线衫,身上连条毯子都没盖。他身体侧着,右手盖在眼睛上。

茶几上的烟灰缸塞满烟头。

梁研看了一会,转身去卧室取了条薄被盖在他身上。刚要退开,熟睡的人却突然醒了。

他在昏暗中睁开眼。

梁研在他脸上看到一些陌生的迷茫。

“沈逢南?”

他失焦的眼睛定在她脸上,“梁研?”沙哑的声音明显不确定。

“是我。”

他看了一会,伸手摸她的脸。

梁研问: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。”

没回答。

梁研靠近他,“怎么了?”

他把她拉到了怀里,梁研的上半身几乎压在他身上。

“你怎么来了?”他的声音有些不稳。

“来送锅。”

“锅?”

“砂锅,赵燕晰买旅行箱,在商场抽奖抽到的,我那儿都用不上。”她问,“不是后天回来么,提前了?”

隔两秒,耳边含糊的一声“嗯”。

“为什么抽那么多烟?”

“没多少。”

“蒙我呢。”

耳边没声音,只有温沉的呼吸。

梁研说:“坐飞机累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那你睡吧。”

“陪我睡?”

“我不困。”

“……晚上不走,行么。”

“行啊,赵燕晰也不在家,她们公司搞新成员历奇活动,去农家乐了。”她从他身上爬起来,“你洗个澡吧,我叫外卖,吃完了去床上睡。”

沈逢南没动,梁研推推他,“去啊。”

他看了她一会,起来了。

晚上,梁研留下过夜。他们有一阵子没睡一起,这晚就有点过头,睡着的时候已经是半夜。

梁研醒来已经很晚,出乎意料的是,沈逢南还在睡。以为他工作累过头,梁研没叫他,起床去上了厕所,把澡也洗了。

洗完裹着浴袍出来,她把阳台帘子拉开,打开窗户透气。一转身,见沈逢南赤着脚站在房门口,愣愣地看她。他身上就一条内裤。

梁研惊讶,走过来,“你怎么不穿衣服?鞋也不穿。”

沈逢南看着她,“你洗澡了?”

“嗯,你也去洗吧。”

他点点头,没讲话,回了卧室。

梁研又留了一天。

4月2号,周四。

沈逢南下午出去买菜,梁研午睡醒来没看见他,在冰箱上留了张字条就走了。她赶回家拿了单据,把电脑塞进包里,再去拾宜路取戒指,到花店拿玫瑰。

回到沈逢南楼下,五点半。

摸出手机一看,两个未接电话。她没回,快速上楼。

在门口站了一会,冷静下来,她敲了门。

似乎一秒都没等到,门就开了。

“研……”

说了一个字就断掉,沈逢南明显愣了一下。

梁研把花递到他怀里:“给你。”

最新小说: 觅路 婚婚欲醉:腹黑老公萌宠妻 开心农家乐[重生] / 穿越之兽人也忠犬 妻手遮天:全能灵师 每天早上都被上司帅醒 美女公寓 失心游戏,豪门总裁很不纯 星际超市大亨 万兽朝凰 /